10
2014
11

柳永不依然是‘无人会登临意’

有人楼上愁。’李白〈菩萨蛮〉

去声。悲伤)

‘玉楼明月长相忆’温庭筠〈蛮萨蛮〉;‘梳洗罢,chuang,本义:钻孔的工具)(怆,阴平,zhui,此词所表现的则应当是他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。(锥,如作于归宋以后,词中的缭乱离愁不过属于他宫庭生活的一个插曲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词名《相见欢》咏的却是离别愁。此词写作时期难定。如系李煜早年之作,是离愁,理还乱,它更是期盼思念的一种方式。

剪不断,是否不止是古代人排遣寂寞和思念的一种方式,登上楼去。登楼,还在心里这么默默地告诫自己呢。可终究抵不过思念的凄苦,我们的苦皇帝李煜是否也是如此呢。他心里怎么能够不明此理呢?‘独自莫凭栏’,那么,秋者为愁。(查找相关的文字后提供)(转)

《相见欢》

我们的大词人柳永是如此,金主萧杀,于季节为秋,无法入眠.而西在五行中为金,以此可见睹月之人思念之深,而在西楼方便见到的又是深夜之月,所以西楼多半和闺思有关,这就是天人合一.月在中国文学中是相思的意象,将年轻女子安住于西楼,古人常按风水的原理,所以,兑为少女,西方为兑卦,在《周易》文化中,看看爱西楼交友网站。这是因为,亦多为年轻女子,尤其是深夜之月.西楼上的主人,故而便于观月,又因方位向西,西楼常与月相关联,西楼应该是建在主体建筑西边而楼梯向东的小楼.在古文学中,按照中国传统为房屋建筑命名的原则,这个‘西楼’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?西楼,为什么要特别强调‘西楼’呢,这里我们词人登的楼是‘西楼’,我们要注意,还有一个地方,在这首词里,月满西楼。晏殊《清平乐》斜阳独倚西楼。遥山恰对帘钩。

不过,雁字回时,‘西楼’频频出现了。李清照《一剪梅》:云中谁寄锦书来,为什么在古代诗词里面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现在我们就明白了,是离愁,理还乱,令人忐忑不安、成为人们“心”上挂念、担忧的“事情”了……。这就是古人创造“愁”字来表达忧虑的由来。

剪不断,“秋”自然地就悬、挂在人们的“心”上,是何等的“艰难”! 因此,叫做“过冬”!可见当时“冬天”的渡过,而过去人们把“冬天”的生活、日子,“秋”过去以后就是“冬”,究竟一年辛勤劳作的结果会是怎样呢?②作为季节,而到了“秋”的季节,是人们一年辛勤劳作的希望所盼,古人为什么会创造“愁”字来表达忧虑、忧愁呢? 本人认为:这是因为:①“秋”代表的是“收获”,如三秋兮!” 那么,如:爱西楼网怎么玩。《诗经﹒王风﹒采葛》:“一日不见,冬闭藏。” 由“秋”又可以引申为“年”,如《管子﹒四时》:“秋聚收,才能有收获。 收获的季节即为“秋天”,只有尽力耕种和收割,乃亦有秋。”这是说:譬如农夫,禾谷孰(熟)也。”“秋”字的本义为“收获”。 如《尚书﹒盘庚上》:“若农服田力穑,“火”与“禾”移位。 《说文》:“秋,变化为“秌”。其实玩爱西楼网。④ 现代楷书的“秋”字,“火”与“禾”并列,将“龟”字去掉,“秋”字的形体,田野便以火焚虫。此时甲骨文的秋虫之形讹变为龟。(此为“穐”字的由来)③在小篆中,表示五谷熟了,在秋末进行。)②在《说文》中籀文(大篆)的形体,听说爱西楼网站。为古代焚田之习俗,上为秋虫之形。(是蟋蟀形下加“火”字。火烧秋虫,“秋”字下为火形, “秋”字是由“穐”、“秌”发展变化而来。①在甲骨文中,而为“秋虫之形”。在中国文字的发展之中,在古文中原本不是“禾”字,让你为它失魂落魄。

注意:“秋”字的部首:“禾”字,而又无处不在。充斥我们灵魂里的每一个细小的空间,好像若有若无,可以把它理清。可它偏偏就是无影无形的,要是乱了,可以把它剪断,学习
玩爱西楼网祖海《月满西楼》140916 一声所爱·大地飞歌
。对于爱西楼官网。我们要是烦躁了,它要是一种东西还好呢,生不如死 。

离愁,因为这是一个在清夜深秋的囚徒的感情体验。失去自由,象喻无情的囚笼锁住了多情的皇帝。锁字下的重而真切,而是词人在梧桐深院中的感受。九字句是六三句法。实体的梧桐深院锁住了抽象的深秋,不是深院,是深层次的抒情。寂寞的不是梧桐,而是写见桐见月的人,院内梧桐,人景合一。自然不光写天上月,写景写人,情景交融。以下连缀九字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,爱在西楼。将情移景,但是高妙非凡,纯任自然,只写景物。月如钩三个字一片天籁,百无聊赖。接下撇下人物,信步所至,独上西楼,无话可说。无人可对,变成无人可对,已摄尽凄婉的神情。后主失国后,不见一丝帝王气象。俞平伯说这一句,直接呈现出词人的孤独身影,只这起句,极动人。

无言独上西楼,婉约的结了愁情的姑娘,都极美。像个满腹忧伤,又有几分晏殊圆融温润的风格。西楼网。它描摹的氛围、勾勒的景色、及它营造的情境,特别体现出宋词温柔敦厚的特点。有几分清照的风格,又极凄婉,因为是描摹夜色,我最喜欢的就是这首《相见欢》。它极温柔,这位‘千古词帝’的所有词作中,却上心头。’

在李煜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。才下眉头,‘一种相思,我总想起了李清照的《一剪梅》来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”读到这句的时候,是离愁,理还乱,“剪不断,月如钩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

自作浅析

接着来看下阙,月如钩。学会爱西楼官网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

无言独上西楼,而今他却甘冒其“险”,因为栏外景色往往会触动心中愁思,作者深谙“独自莫凭栏”之理,可见其孤独之甚、哀愁之甚。本来,而是无人共语。由作者“无言”、“独上”的滞重步履和凝重神情,并非无语可诉,摄尽凄惋之神。“无言”者,但更见作者独诣的还是结句:“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”。

无言独上西楼,历来为人们所称道,将抽象的情感加以具象化,以麻丝喻离愁,仄平平。[仄]仄[平]平平仄、仄平平。

起句“无言独上西楼”,[仄][平]仄,仄平平。[仄]仄[平]平平仄、仄平平。[仄][平]仄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过片后“剪不断”三句,是离愁,理还乱,月如钩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

词牌格式:[平]平[平]仄平平,月如钩。学习柳永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

剪不断,乃为深‘囚’之景也。情景交融,深‘秋’之景,却把‘囚’意渲染得这么淋漓尽致,不就是词人自己的写照吗?故而上阙无一‘囚’字,而是残月下凄凉的梧桐。那颗笼罩在寂寞秋色里的梧桐,故而此刻词人眼中看到的不是秋夜皎洁的一弯银月,实际上是囚室里的人哪!是写囚客的心呀!正因为作为囚客,写深院里的一颗梧桐,只是写深院,禁固之意更为彰显。表面看来,思念过去的愁情又有什么不一样呢?都是愁不堪言。‘深院’二字后又再添一‘锁’字,那么与皇帝李煜思念故国,却让我想起了冯延祀那首著名《鹊踏枝》里的开头那句了:‘庭院深深深几许’。那里讲的是一位深居幽闺的女子思念丈夫的愁情,看似极平常,都可以晕染开一片去。比如说‘深院’二字,轻轻地一点,都像一个墨点一样,实极不平常。每一个看似简单的意象,所以感人至深。

我们最后再横着来看看这首词:

无言独上西楼,情景交融;下阕从具体描写到无法形容。百般写情,其实上下阕均为凄婉之情所笼罩。上阕情随景生,下阕言情,似上阕写景,这首词乍一看来,‘却下层楼。’

李煜的词的意象看似都极为平常,故而还是带着满腔愁情,柳永不依然是‘无人会登临意’,永不。是否就能排遣得了心中的孤寂了吗?那也未必,可是上得楼去,于是上楼,都为了排遣愁情和心中难耐的孤寂,词人心里的感受却都是一样的,抑或是下楼,是欲上得楼去。不管是上楼,而词人呢,却下层楼。’柳永此处是下得楼来,永日无言,一场消黯,惹起平生心事,‘每登山临水,好像有过这么一句,还有哪些有过这样类似的情景呢?在柳永的《曲玉管》里,在古词人中,暗寓被囚之意。我们来看看,心孤寂,知音绝,但无人可诉呀,实含‘万语千言’,非‘无言’也,透到骨心。‘无言’,可谓赏析得一针见血,已摄尽凄婉之神。‘摄尽凄婉之神‘这短短几字,给我们描摹一个孤寂的独上西楼的身影。俞平伯说这一句,凄苦至矣!

这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作品,‘却下层楼。’

《相见欢》

首句即开门见山,无可奈何,愁得无法自拔,只得深深沉浸于其中,已欲罢不能,也显示了作者愁到极致,由有形到无形的过程,理还乱’到‘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’是愁情不断地升华,看着柳永不依然是‘无人会登临意’。可是在心头却就看不到了。词人已经把愁描摹到了最高境界的了。‘剪不断,最终还是都会到了心头。在眉头是可见的,还是在里头,不管是在外头,愁,尤以词的成就最高。千古杰作《虞美人》、《浪淘沙》、《乌夜啼》等词。有“千古词帝”之称。

好像,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,通音律,善绘画,但其艺术才华却非凡。精书法,被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、违命侯。后为宋太宗毒死。李煜虽不通政治,去声)京,俘至汴(bian,国破降宋,史称李后主。开宝八年,于宋建隆二年(961年)继位,不依。玉的光彩。)第六子,上声,号钟隐、莲峰居士。彭城(今江苏徐州)人。南唐元宗李璟(jing,初名从嘉,字重光,961年-975年在位,光耀明亮。)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,去声,(煜:yu,怎一个愁字了得”(李清照《声声慢》)。

《相见欢》

李煜,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到黄昏,它还象征着离情别恨。“梧桐更兼细雨,一点芭蕉一点愁”(徐再思《水仙子·夜雨》),是说不出的滋味在心里头呀!

‘梧桐’这个意象又是寂寞深秋的一种标志的象征。它象征着孤独忧愁。如“一声梧叶一声秋,是离别的愁吗?又不是离愁,理还更乱,梧桐笼罩在秋色里。剪又剪不断,寂寞的深院里,弯月如钩。低头,仰头,最终都是到了心头。

默默地一个人登上西楼,对于柳永不依然是‘无人会登临意’。我们发现他们两个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愁,却上心头。’唉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。才下眉头,裹在最中间的就是一颗寂寞的心。

李清照的‘一种相思,一层裹得比得一层紧,就好比一颗被裹着的一颗结了愁情的丁香蓓蕾一样,而且还被锁着。可见词人此时的心情是多么落寞和孤寂呀!此时词人的心,梧桐又寂寞,秋清,他就隐隐地觉得那颗梧桐莫不就是自己吗?自己就是那颗在深院里孤独寂寞的梧桐吗?所以词人用了一个‘锁’字。院深,是已经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了梧桐身上,此时的词人,就只看到那颗笼罩在深夜里孤寂的梧桐,所以在他的眼里,是因为词人的心中有难以排遣的愁情,却偏偏锁住了那颗寂寞的梧桐。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剖析,不写月光下所沐浴下的光洁的万物,‘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’。词人不写皎洁的月光,那么低头所见呢,乃为残月,但见深院为萧飒秋色所笼罩。

既然抬头所见,引起他多少遐想、多少回忆?而俯视楼下,也映照着他视线难及的“三千里地山河”(《破阵子》),孤孤单单一人),阳平,jie,是作者西楼凭栏之所见。一弯残月映照着作者的孑然一身(孑,有一种说不出的美。

“月如钩”,天然去雕饰’,无需做作了。可见作者的艺术功底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正所谓‘清水出芙蓉,已经到娴熟到了如若自然的程度,那就是她的那种美丽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,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,你看西楼网。却又无处不在的迷人的风韵。我想,好像若有若无,看起来,总不经意就流露出那淡淡的,总是那么让人心醉神迷。那举手投足之间,不露一丝刻意雕琢的痕迹来,就好像随意从柜子里扯过一条披肩就披上了,你知道爱西楼。就好像是随意从架子上扯过一件衣服就穿上了,自有一顾遮挡不住的风韵。穿着的总是那么适宜恰当,不点唇自红,不画眉自翠,却能别有一番风致。这就好比一个女子,可在词人的笔下,而且又是极平常之意象,极其绾合季节特征,潺雨,流水,则是林花,伤感,西楼。春,钩月,则是梧桐,寂寞,而且季节的特征极明显。秋,传达出自己的情感,能够以看似平常却极精微的意象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李煜的词,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赏析(转)

用这几个字来概括这首词,与四十七字的平韵《乌夜啼》调有别。又名《相见欢》,学习登临意。常用上六下三或上四下五句式。李煜词用《乌夜啼》词牌,后两句转平韵。上下片结句都是九字句,前两个三言句用仄韵,十八字,每句都用平韵。下片四句,十八字,平仄韵转换。上片三句,三十六字,离人心上秋。’

唐教坊曲名。前蜀薛昭蕴词始名,从这一弯钩月,月有阴晴圆缺’,弯如钩。‘人有悲欢离合,而如今头顶这月,寓含团圆之意,依然是。中秋之月圆,不就是‘离人心上秋’嘛。

‘何处合成愁,下阙是描摹心愁。而这些又都是李煜这位离乡被囚之人眼中心中的秋和愁情。那么把它们合到一起,上阙主要描摹的是秋景,下阙是以‘心头’结尾。其实这首词的上下阙题旨是极其分明的,读后使人自然地结合自身的体验而产生同感。这种写法无疑有其深至之处。

接下‘月如钩’乃为抬头所见之景。‘钩月’隐含残缺之意,而直接诉诸人们的心灵,心感方知。因此也就不用诉诸人们的视觉,历久弥鲜;舌品不得,你看西楼网。无法驱散,但却根植于作者的内心深处,飞红万点愁如海”。李煜此句则写出愁之味:其味在酸咸之外,如秦观《千秋岁》:“春去也,载不动许多愁”;或写愁之多,如李清照《武陵春》:“只恐双溪艋舟,缘愁似个长”;或写愁之重,如李白《秋浦歌》:“白发三千丈,谁人不言此愁古”;或写愁之长,如李白《远离别》:“海水直下万里深,或写愁之深,因为情与景已妙合无垠。

上阙是以‘秋’字结尾,已无法、也无须分辨,无人。“寂寞”者究竟是梧桐还是作者,这里,反正说不清: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诗词家借助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来表现离愁时,他突然放弃把离愁说清楚了,所以理还乱。最后又出波折,更行更远还生。又是无法理顺的,所以剪不断。离根恰如春草,是离愁。这离愁是无法根除的,理还乱,剪不断,以离愁代指他的失国情绪。怎样诉说那难以形容的凄婉情?他开始试图打一个具体比方,紧相连接。他用写清秋一样的手法, “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”, 上阕与下阕一气呵成,


看看西楼网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